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新聞 > 圖片新聞

杭州互聯網法院:理念技術規則之變
發布日期: 2019- 09- 24 10: 57 訪問次數:

杭州互聯網法院網上審理一起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件。吳 巍 攝

    2017年8月18日,全國首家互聯網法院落戶杭州,中國互聯網司法從此步入新時代。兩年多時間里,無數目光聚焦錢塘江畔,已有20多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考察團來過杭州市錢潮路22號,杭州互聯網法院向全球展示互聯網治理的中國智慧,已成為一道獨具風韻的亮麗風景線。


    杭州互聯網法院自成立以來,共結案兩萬余件,網上立案率達92%,平均開庭時間和審理期限比傳統模式節約66%和25%,一審服判息訴率達99%,自動履行率達98%,實現審判模式的革命性變革。


    突破時空限制,網上審判執行跑得通跑得快


    “我一次法院都沒跑就完成了訴訟全流程,執行完畢了我都不知道杭州互聯網法院在哪?!幣蟯憾氳曇也婪椎某屢?,全流程體驗了杭州互聯網法院的“黑科技”。


    通過網上訴訟平臺提起訴訟并且勝訴,被告未按期履行義務,陳女士在線提交執行申請,執行法官通過平臺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查控,并依法扣劃了其名下銀行賬戶相應的存款。


    陳女士不知道的是,盡管她的案件只是件標的額僅為1000元的糾紛,背后卻蘊藏著杭州互聯網法院以為當事人權益做增量為原則而獨創的互聯網審理模式。該院通過技術手段,破解訴訟主體身份確認、送達、證據認定、行為控制等難題,凡當事人同意在線審的案件,100%在線開庭審理;通過設置法庭紀律在線宣讀程序,借助禁聲按鈕等現代科技,形成互聯網審判特有“儀式感”,強化約束力,保證法庭威嚴性;不僅做到國內打通,還做到國際適用,通過全程在線審理模式,完成了用互聯網方式審理互聯網案件的流程再造;為突破時間限制,該院還首創異步審理模式,實現訴訟理念的突破性發展。與“面對面”實時交互性庭審不同,異步審理模式克服了訴訟地域時域障礙,實現審判機制的進一步拓展,它不僅能讓當事人在更合理時間段參與庭審,還能有效彌補雙方駕馭法律能力不平衡問題。


    據了解,不少身處加拿大、德國、日本等地的當事人通過在線方式順利完成訴訟。據統計,該院互聯網審理模式每年使當事人減少出行34.7萬公里,減少碳排放量10.8萬噸;每年節約用時114.7萬小時,節約紙張31.5萬張。


    今年6月,一場執行直播吸引了公眾的持續關注。杭州互聯網法院重磅推出“5G+區塊鏈”的涉網執行新模式,融合當下科技領域的兩大“網紅”概念,實現了審理模式的創新。


    通過5G和區塊鏈技術,隔著屏幕,執行法官清點貨品儀器,當事人通過音視頻在線確認處理返還物品清單,僅用15分鐘,就將所有儀器清點完畢并通過在線音視頻展示給被執行人。不同時空的申請執行人、被執行人像看一場融媒體直播現場一樣,第一時間全方位了解執行過程。


    提升辦案效率,從立案到裁判全程“智能化”


    杭州互聯網法院不是簡單地將互聯網與法院兩個字疊加,而是將互聯網元素全方位融入了司法,實現了理念、技術、規則的全域創新。


    杭州互聯網法院運用人工智能(AI)研發智能化審判系統,讓互聯網金融糾紛案件實現從立案到裁判全程“智能化”,通過對大數據挖掘、知識發現、圖譜識別和風控點的提取,智能生成包含判決主文的裁判文書,將法官真正從繁重的簡單重復勞動中解放出來。


    法官黃忻對此深有體會:“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等方式高效查明事實,智能化工具可以減輕法官的機械性作業和重復性勞動,提升辦案效率,我能有更多精力投入疑難復雜案件的審理和研究工作中?!?/p>


    而在該院院長杜前看來,探索智能審理模式,解決的不僅是司法效率問題,在深層次意義更是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可以為公眾提供更普惠、均等、可預期的司法服務。


    智能化審判系統曾在真實環境下進行過全流程測試,在線完成審理后,點擊“法官判定”,系統自動分析案件風險點并推送計算結果,3秒內直接生成文書。


    “經不斷校驗,裁判文書準確度令人滿意,對智能審理也有風險把控,通過設置疑難風控點,讓法官介入,進一步增加保險系數?!倍徘八?。


    解決送達痛點,訴訟新規則由下至上推廣應用


    遠在印尼巴厘島的網店店主江某非法轉載他人原創作品,他的手機、郵箱賬號同時收到了杭州互聯網法院發送的應訴通知,盡管電話號碼已被注銷,但還是被順藤摸瓜“深挖”出家庭住址;長期拖欠銀行貸款的黃某關掉法院發送的彈屏信息后,盡管辯稱“以為是詐騙短信”,卻仍被認定已經知悉了應訴通知……


    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原告起訴條件之一就是“有明確的被告”,不僅指知道被告的姓名或名稱,更要有明確的訴訟文書送達地址。


    在司法實踐中,送達難一直都是法院工作的痛點。為此,杭州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系列小額貸款合同糾紛案,確立了訴訟前約定送達地址及電子送達方式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判規則,并于2018年構建電子送達平臺,打通三大運營商和電商平臺,快速獲取和定位當事人有效地址和聯系方式,一鍵多通道同時送達,及時推送和告知當事人訴訟文書和信息,在一舉解決兩大難題的同時,還帶來快捷、精準、綠色的送達體驗。


    傳統送達打印、送達、簽收、回執反饋最少需要兩天時間,跨省跨市耗時更大,電子送達能做到“點擊分秒之間,送達千里之外”,一鍵點擊,秒速送達。而在原告無法提供被告信息時,平臺自動打開深度挖掘功能,進行“資產反查”,根據活躍度對當事人名下所有手機號碼進行排序,快速獲取和定位當事人的活躍聯系方式,即可以通過寬帶地址、電商收貨地址對當事人的戶籍地址或經常居住地進行智能校對,從“虛擬地址”找到“現實住址”。


    這一裁判規則在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中被吸收,作為互聯網法院審理中的一般規則得到推廣應用。


    今年7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又上線司法人工智能語音助手系統“杭小互”,能結合信息交互需求,和訴訟參與人進行交互,實現意圖識別,準確率保持在85%左右,讓送達效能進一步躍升。這個 “看不見”的法官助理,平均每天幫助法官節約1小時溝通成本。


    以規范互聯網司法程序為目標,杭州互聯網法院已出臺《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規程》《網上庭審規范》《涉網案件異步審理規程》《電子送達規程》《電子證據司法審查標準》等網上訴訟規則15件,實現在線訴訟流程的規范性、訴訟主體身份的可查性、當事人在線行為的可控性、電子證據認定的可信性、在線審理模式的高效性等,基本形成了互聯網案件在線審理的程序規則和操作指引體系。



作者: 記者 孟煥良 通訊員 吳 巍

信息來源: 人民法院報

【打印本頁】 波尔多干红葡萄酒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