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浙江天平

女法官心中的完美是什么?|70周年●致敬政法英雄
發布日期: 2019- 09- 26 17: 33 訪問次數:

英雄名片

——徐步茜:

徐步茜,女,1974年8月出生,漢族,中共黨員,1999年7月畢業于安徽財經學院經濟法專業,歷任縉云縣人民法院巡回庭副庭長、巡回庭庭長、壺鎮人民法庭庭長等職務,2019年8月被任命為縉云縣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

徐步茜始終奮戰在審判第一線,恪盡職守,擔當有為,贏得了組織和群眾的高度認可,先后榮獲“麗水市優秀共產黨員”“麗水市最美公務員”“全省十佳優秀法官”“全省法院標桿個人”“浙江省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優秀法官”“全國政法系統優秀黨員干警”“全國模范法官”等榮譽稱號。

“對不起!”一起交通事故賠償糾紛庭審結束后,被告走到原告跟前,遞過去1000元現金,“這句話是我欠你的。錢我會賠,這1000元給你買些水果吃?!彼降氖紙艚粑趙諞黃?,原告尷尬的神色放松下來,露出了微笑。

時隔多年,徐步茜對這起案子的每個細節仍記憶猶新,尤其是最后的笑容,“那是一種被當事人認可的滿足感”。

經濟法學專業畢業的徐步茜剛進法院的時候,恰逢全國法官職業化改革,她是麗水基層派出法庭第一批法科生,也是第一批穿上改制后法官制服的人。個子小小的徐步茜那時還一臉稚氣,領到法官制服后,她趕緊換上,別上法徽,整整衣領,對著鏡子照了又照。

“要對得起這身法官制服!”在徐步茜看來,一紙判決不外乎兩種結果,要么支持訴請,要么駁回,但她要以最佳的方式處理問題,得到當事人的認可。自2006年6月被任命為助理審判員以來,徐步茜累計審結案件2100余件,無一錯案,無一超審限,各項辦案質量效率效果指標均位居全院前列。

曾經“荒廢”的時光都意義非凡

縉云縣法院壺鎮法庭的庭史館里有一張合影,是法庭人特別珍視的。照片上,一座沉甸甸的獎杯被小心翼翼地捧起。那是屬于法庭的高光時刻——1996年,壺鎮法庭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集體一等功,這是法院系統的最高榮譽。

徐步茜的法律事業起點就在壺鎮法庭。2000年,徐步茜走進向往中的法律殿堂,“感覺頭頂被光環照耀著”。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最初幾年,徐步茜迷茫了,“每天做筆錄,裝訂卷宗,整理文書,協助調解,似乎能發揮專業特長的余地并不大”。

“不知道每天努力工作的意義在哪里?”27歲的徐步茜對自己發出這樣的靈魂拷問。

五年后,當徐步茜以助理審判員的身份調到法院巡回庭正式開始坐堂問案后,她才明白,這些看似無足輕重的事務性工作,實際上都是經驗的積累,“和老法官們學習調解的藝術,從情理與法理的角度闡釋案件,就連整理卷宗都有助于再次回顧案件過程”。

曾經“荒廢”的時光,其實意義非凡,徐步茜迅速進入到法官的角色中去。2006年她所在的巡回庭,是當時縉云法院辦案任務最重的業務庭,要審理當時被撤掉的兩個人民法庭的民商事案件以及全院管轄的交通事故案件,徐步茜每天像陀螺一樣忙前忙后,她要求自己像老法官們一樣,力爭完美地處理每一起案件。

有這么一起離婚官司,女方提起的訴訟。徐步茜注意到,這個年輕的媽媽獨自撫養3個孩子,艱難度日,而男方常年在工地打工,發了工資就花天酒地,自然也談不上承擔父親和丈夫的責任。與女方的幾次電話溝通后,徐步茜決定,開庭前無論如何要到女方家中實地走訪。走訪的結果和她預想的一致,女方態度消極,迫于家庭經濟困境才無奈起訴的。于是,徐步茜在主持女方與男方調解之外,到處奔走,與團縣委聯系,為女方的孩子聯系幫扶對象。女方到法院申請撤訴的那天,淚流滿面地對徐步茜說,自己會過好每一天,好好地把子女撫育成人。

什么是完美?在徐步茜看來,評判一個案子的標準不僅僅是法理和程序上的到位,更來源于當事人的認可,“只有三者統一了,才能稱得上完美”。

案結事了群眾認可才是最大成功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徐步茜晚上都睡不踏實,“白天庭審時的情景就像電影一般在腦海中放映,然后人就在半夢半醒中驚醒,‘呀,我當時怎么就沒多問原告一句呢?多問一句可能就調解掉了’,又或者是‘那份判決書里我應該在法理上再多寫幾句的’?!?/p>

徐步茜說自己是個“心思”很重的人,有時候當事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都足以讓她“反思”良久。

她辦過一起傷亡慘重的單方交通事故賠償案,事故造成包括駕駛員在內的兩人死亡、兩人受傷,駕駛員的家屬面臨3個賠償糾紛,總計金額達上百萬元。

案子剛到法院時,雙方矛盾特別激烈,兩個受傷的乘客甚至揚言要住到駕駛員家里去。在徐步茜的積極磋商和調解下,最終以兩個案子調解、一個案子判決的方式結案。多年后,徐步茜在一超市再次遇到了那名駕駛員的妻子,對方紅著眼睛握著徐步茜的手說:“徐法官,謝謝你!我們現在的生活終于重新開始了?!?/p>

徐步茜頓時心中一軟,“其實那個駕駛員的家庭也失去了頂梁柱啊?!痹諮不贗ソ?,徐步茜審理了大量交通事故案件,在她看來,這些案子涉及的不僅僅是賠償數額的問題,更牽涉了人情。

文章開頭的交通事故賠償案,徐步茜在審理中發現基本案情非常清晰,但兩人的怨氣都不小,審理時她多問了幾句原告起訴的緣由。原來,原告是氣被告在事故發生后從未道歉,而被告埋怨原告為了一點小事就到法院起訴,他說自己其實是因為常年在外經商才沒有到醫院看望原告的。

案子解決了,心結也解開了,原告堅持要送蘋果和石榴給徐步茜,在她的堅持下,東西沒有收下,但她的心里卻感到無比滿足。

2016年,徐步茜調回壺鎮法庭,并擔任法庭庭長一職。當時的壺鎮鎮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民商事案件暴增,徐步茜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她一邊抓規范化建設,一邊積極引入商委調解委員會,建立重大復雜群體性案件風險預判機制,綜合運用人民調解、行政手段,妥善處理510余件房地產公司購房糾紛和120余件涉村民權益糾紛,大量積案、存案被一一消化。

2019年上半年,壺鎮法庭民商事案件收案數同比下降32.90%,案量連年增長趨勢首次得到有效遏制且下降明顯。

2019年8月,徐步茜調任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壺鎮法庭的一名年輕法官給她發了信息,說自己最懷念就是和徐步茜一起在法庭的時候,那是自己學習進步最快的幾年?!盎蛐?,這也是一種傳承吧?!斃觳杰縲ψ潘?。


【打印本頁】 波尔多干红葡萄酒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